耀眼与遥远

【伪装者】【楼诚】送礼送青瓷(三 多情种)(《毒蛇与青瓷》番外篇五)

夜绕千百回:

(本来真的是想炖肉的,但是……年末忙了一阵,后来病倒了,病好后就炖不起来了……抒个小情结束这个小番外吧)


 


毒蛇躺在吊床上沉沉睡去时,青瓷原形悬在旁边闪烁着粉色的光芒,原形并不能入睡,而此刻的青瓷更保守着一个秘密,这个秘密,甚至连毒蛇都不知晓。


 


双修之后,情绪激荡的原形瓷瓶,总会看见一些非常奇特的画面,那是人形时是无法看到的。这样的画面,有时是愉悦的过往,比如离开地宫那天,青瓷再次看见地宫外的白云蓝天,还有山间的溪流、芬芳的野花,他一头扎进小溪中,欢快的在水面上浮沉,毒蛇游在他身边,好奇的问,我还以为属土属火的宝修都惧水,你竟然喜欢戏水,真令大哥吃惊!


 


那画面里的一草一木,风吹过的方向,还有毒蛇发出的每一个声音的起伏,都如同一个永远的印记,刻在了青瓷的记忆中。有时这个特殊的记忆会在双修后进入光眼,被尽情翻阅,这样的翻阅对青瓷而言当然是愉快的。可激情过后的眩晕,并不总是带来记忆,比如此刻,青瓷在朦胧中看到的,是一片雪白,寒风凛冽,那个地方,他显然从未见到过。


 


大哥,你在哪儿?


 


“我在这儿。”身边的毒蛇似乎感受到了什么,喃喃的说了句梦话。青瓷打了个激灵,努力想要驱散眼前不真实的画面。


 


多年前,金雀岛上的赤狐曾经说过,冥宝本从幽冥生,不向九州觅多情。


 


“知道双修吗?哎,这是最不适合你的。”赤狐在教授法术之余,跟青瓷闲聊。


 


“我不会双修的。”青瓷当时的语气很是嫌弃。


 


“修行者个个都是老不死的,活的时间长了,自然什么稀奇事儿都会发生,所以你啊,先别说这么绝对。不过——通冥你知道吧?”


 


“不——知道,”青瓷愣了一下,“那是什么?”


 


“冥宝在双修时,就有进入通冥的可能,也就是翻阅时间。”


 


“翻阅时间的意思是——回忆过往?”


 


“不,”赤狐的神情一下子变得很严肃,“不是回忆过往,而是真正的通冥,也就是触摸自己的时间。”


 


“不懂——”


 


“触摸自己的时间,看见你自己的过去——”赤狐顿了顿,“还有未来。”


 


“骗人。”青瓷不以为然,“过去也就罢了,九州之内,怎么可能有修行者能预见未来。上次你说冥宝能召唤上古邪灵,这次又说什么通冥,我总觉得——”


 


“总觉得我在吓唬你?”赤狐无奈了,“青瓷,你要明白,宝修原本就十分罕见,冥宝呢,我老狐狸活了这么多年,也就见过你一个。你真不觉得自己很奇怪吗?一只地宫里的瓶子!”


 


青瓷沉默了。


 


“当然你说的也没错,九州之内,绝无预见未来的可能。但冥宝看到的未来,并非在九州之内……你现在已成为了御魔士,当知御魔士如若转世,则会互相纠缠,恩怨不断的道理吧?”


 


“你的意思是——我可能会看到转世后的未来,而转世未必是在九州之内?”


 


“猜对了。这就是御魔士的悲哀,我们竭力保护的地方,却未必是自己未来的归宿。御魔士如若转世,很有可能离开九州,被抛去一个陌生的空域。在那里,你还会遇到九州的故人,运气不好的话,这些故人甚至一个不拉,都会纠缠进你未来的生活。不过我听说,每次所谓的故人重逢,都是悲悲惨惨的,恩怨多嘛。”


 


“转世——不是死后才会转吗?”青瓷嘀咕了一句。


 


“是啊,所以说冥宝如果双修,又看到未来,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?这就意味着提前知道了自己必死。也就是说,提前知道自己修行失败了。”


 


“我——能接受失败,血潮之后,每天都有御魔士死去,我——”


 


“两码事,你固然可以不畏死,即便知道自己的结局,也不会因此灰心丧气,这点我相信意志坚定的御魔士都能做到。可是——看见未来——大概是这世间最不好的一种能力。”


 


“……”


 


“未来和过去一样,都不可改变,你不会想要提前知道的。”赤狐指了指自己,“你看,我就一点儿都不想知道自己未来会经历什么。”


 


当时青瓷并不是很理解赤狐的话,直到他开始与毒蛇的双修,并且多次通冥之后。他真的看见了未来,陌生的屋宇,异常清晰的画面,与他所知的那个九州,截然不同。


 


但这并不是重点,重点是,在那个时断时续出现的未来中,他——见到了毒蛇。


 


死不可怕,转世也不可怕,可怕的是——毒蛇也会死,而青瓷提前知道了……


 


淡淡的粉光隐去,青玉色的本光清澈透亮,青瓷继续注视着通冥的画面,那是装束诡异、外表也很诡异的自己,不知身在何世,也不知在做些什么,白色的雪,还有不远处如同花朵绽放的血迹,恐惧痛苦的表情,瑟瑟发抖的身躯,以及……


 


站在自己面前,神情复杂冷峻的毒蛇。


 


画面消失,青瓷默默躺进了吊床,靠在毒蛇手边。


 


“大哥——”


 


“还不休息?”毒蛇兀的睁开眼睛,“要不——”


 


“明天南课长他们会来总巡府,大哥你还是睡吧。”


 


毒蛇刚支棱起来的脑袋又躺了回去,“叫我睡就别碰我!”


 


“那——”青瓷离开吊床,现出了人形,索性隔空搬了个凳子坐下。


 


“你!”毒蛇哭笑不得,“哦我睡觉,你就坐一边看着?”


 


“我原形不睡觉,人形的话,吊床睡不下。”青瓷笑了笑。


 


“哎,你啊,”毒蛇叹气,“就是爱吃,看,本来可以睡两个人的吊床,都进不来了。”


 


“谁说不是呢。”青瓷继续嘴角含笑,“大哥——”


 


“去榻上。”毒蛇斜睨他一眼,最后终于懒洋洋的起身了,“那我去榻上吧,不然你就是不躺下是吧?”


 


青瓷低头,仿佛觉得自己做错事,但似乎又由于毒蛇的挪动而觉得有点甜蜜,最终两人并排睡下,温热的鸳鸯玉枕使人昏昏沉沉的。


 


“大哥,如果你以后登仙了,还会记得我吗?”青瓷很突兀的问了这么一句。


 


毒蛇闭着眼睛打了个哈欠,“记住,到哪儿我都是你大哥。”


 


“哎,知道了。”



评论

热度(122)

  1. 耀眼与遥远夜绕千百回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