耀眼与遥远

【楼诚】意志自由10(娱乐圈AU)

苏垚垚:

大家的评论可以给我带来丰富的灵感。特别感谢 @杉ismt ,謝謝她用心的評論和探討。在那些點評中,我常常會發現自己寫文的不足,也常常在大家的點評中找到力量和勇氣。這個文完全就是自己的一意孤行,所以很多地方思考不充分,專業更是欠缺。謝謝大家的厚愛。我愛樓誠,更愛你們!


================


 


明诚向来吃得多,吃得糙。一碗炒饭下去只觉得舒坦,推开碗准备就去睡觉。明楼不行了,刚吃下去大半碗,就开始打嗝,还是那种又急又冲的,只好放碗歇着。刚开始两人都没在意,等到明诚刚有睡意,就听到明楼卧室开门的声音,规律的打嗝声在浓稠的黑夜里异常响亮。听到楼梯动静,明诚开门看见明楼揉着肚子端着热水上来。


 


“吃——呃——多了。”明楼一副可怜样,“呃——”


 


明诚要抓狂了,自己怎么就不记事呢,这么一个大少爷,怎能以常理度之。


 


“来,深呼吸。”   “吸——呃——呼——呃。”


 


阿诚迅速靠近明楼耳朵,发出一声大喝。  “呃——吓死——呃——我了——呃。”


 


阿诚狠狠的在明楼背上击了一掌。“啊——呃——好疼——呃——你干嘛——呃。”


 


“你躺下。” “呃——你又——呃——干嘛?——呃”


明诚给他盖好被子,坐在床边,把手伸了进去,在他肚子上轻轻抚摸。


“呃——知道——呃——了,我——呃——自己来——呃。”明楼有些不好意思,手忙脚乱想自己摸,结果被明诚抓住手,“别动。”


 


“一下下就好。”明诚很专注,“你闭上眼。”


 


明楼安静下来,却扭过头看着他。明诚总是一副专注的样子,就算做不情愿的事情,他也在想着如何做好,是个重情重义的。明楼第2次拉住明诚的手,“进来——呃——外头——呃——冷。”


 


初春的夜里,就算是暖气全负荷的工作也总是寒凉的,何况明楼总是会开一点窗透气,明诚犹豫了半秒终是没有敌过散着暖气的棉被。刚进被子,身体不知是紧张还是寒冷得打了一个抖,明楼马上提了提被子,为了方便,明诚侧着,一手垫于脑后,一手不停的在明楼肚子上揉按。明楼碰了碰他的脚尖,冰凉的脚尖就小兔子一样簌的一下不见了。


 


“呃——放过来些——呃——我这里暖——呃——和。”


 


一番折腾后,明楼的打嗝终于缓了下来,但偶尔还是有,明诚也一直没有停手。“今天,我看你演得很好。呃——”


 


“嗯,谢谢你的推荐和指导。”明诚半睁着眼,犹豫了一下,咽下那句 “也谢谢你来接我。”其实再次拿到剧本,再次面对镜头,明诚心里很焦灼不安的。自己到底有没有这个能力?五年前的一幕幕在他今天踏进那个四合院的时候,似乎全都活了过来,在他脑海中叫嚣狞笑,如果接到剧本是一时冲动,试完镜后心头的紧张害怕让他真的难以面对,踏进后海胡同的时候带着希望和期待,可他从没想过靠什么力量从那胡同里走出来,以前他最怕的就是试镜过后的那一片空茫,上下无依,卑微可怜,谁都可以来践上一脚,唾上一口。直到明楼的出现,揽住他的肩,揉乱他的发,装模作样躲在暗处,却又抿嘴轻笑给予光亮。


 


明诚觉得今天看他拂过花枝,走过来的却是一个春天。他那颗伤痕累累结着硬痂的心好像也复苏了过来。


 


明楼犹豫着问,“当年为什么突——呃——突然就不演了。”他略微去看了看阿诚当年演的那个角色,剧本虽然不咋地,演得倒还真有灵气。


 


“我不想重复那种角色。”明诚的动作越来越慢,他不想再想起那段过往,更不想和一个人如此接近,就算是靠近他异常温暖和安心也不行。


 


明楼听得出阿诚拒绝谈话的意味,不敢再问“为什么没有坚持下来。”他没有资格去问他这个,不是每个人都跟他一样有着家人强大的扶持。一个人的坚持往往开始于亲人们对他的溺爱。这样的抚摸就很舒服,明楼甚至都渴望不穿睡衣,肌肤的坦然面对只怕是会更舒服。“呃~~~~~~~”打了一个长嗝,肠胃好像又恢复了平常。明楼转头看了看阿诚,腹部轻柔的手不知何时已经停下,而阿诚的额头靠着他的肩头,鼓着腮帮子睡得香甜。


 


唔,好暖和好可爱,明楼的脸在阿诚的发梢蹭了蹭,笑着迷糊过去。


 


当明楼适应了用拐跑路的时候,阿诚也接到了进组的通知,他非常纠结。那个角色非常难得,而且跟着六位影帝想必也能学到不少东西。可是明楼,他也不想离开,虽然是有些少爷脾气,可跟着明楼他也学了很多东西,再说了,这么好的雇主好难找的,去年的红包都拿得手软。


 


明楼倒是大手一挥,“想做什么就去做,我也马上就进组了。要多看多学呀。”于是明诚就跟第一天上学似的兴高采烈去了片场。


 


幸亏这戏在北京拍,阿诚早晚还是能跟明楼见个面。等到明楼走了的时候,明诚才知道一个人的家里有多寂寞。还好戏骨们的演技实在是太精彩了,每天明诚都蹲在角落欣赏,再掏出小本子记上去。


 


“跟你哥一样倒是好学。”陈影帝比较关照他,“回头问问你哥,什么时候得闲了,排个大剧玩玩。你也跟着来,要磨炼就得多下场。”


 


“大哥!”视频电话是个好东西,“今天累不累?拍几场?”这戏感觉明楼就没演过干净人,每次视频的时候,脸上不是黄的就是绿的,人也黑了。“我就要杀青了,你那里还缺什么不?”明诚现在最喜欢的就是拍摄进组了,可惜他的戏份不多,不过没关系,明楼那个组看上去很好玩的样子。


 


“什么都不缺,”明楼穿着一件很厚的老棉袄。


 


“戏服吗?”明诚指了指示意道。


 


“不是,这边有点冷。”明楼给他看,旁边两个小太阳。几个人挤在一堆袖着手跺脚,这是又多冷啊,都四月了。“明天我们就进山了,那边信号不好,可能就不能视频了。”这次拍摄地点在湘西,都是实景拍摄,条件自然是差了些。


 


条件虽然差,但明楼显然是玩嗨了,十几个大男人,天天拎着枪深山老林上蹿下跳,爬山涉水,比CS好玩多了。梁仲春为了追求真实,还请了特种部队的退役教官进行指导,其实吃得也不差,山珍是天天有,只是做得都比较粗糙,明诚的到来,才真正带来了好日子,因为跟着明诚一起来的,有炖锅和电磁炉。


 


于是明楼他们住的那个农家天天都是菜香扑鼻。明诚不是虫草炖鸭,就是花胶煲鸡,至于山里的蘑菇鲜菌轮番登场,连涂教官为了蹭上饭都使出了自己的拿手绝技——打猎,山里的兔子野鸡蛇都遭了殃,可惜除了鱼和兔子,明楼基本都不吃野味。但剧组的大老爷们都知道明楼有个弟弟,烧得一手好菜。


 


这种实地拍摄,明诚也是第一次经历,很是新颖,他每天有空的时候就跟过去。群戏不好拍,有时候同一个镜头要换几次机位,非常琐碎,而且所有的演员要记住自己的动作台词,一遍遍的重复。像过山溪镜头也就十分钟,但因为有2个演员的对话,还有近远景的变化,所以明楼他们在山溪里面来来回回走了十几趟,裤子鞋子在火塘旁烤了一晚上。导演组熬了一大锅姜汤,春夜里的山溪,冰冷得几乎刺骨。明诚抱了一大堆东西等明楼,等他好不容易从水里上来,就赶紧伺候他坐下换鞋袜衣裤,最后还神秘兮兮递上一个保温杯。


 


“我喝姜汤就好了。”明楼裹着毯子发抖。却被明诚瞪了一眼,只好乖乖的拧开,一股糯米酒香扑面而来。明楼笑了,不动声色的猛灌好几口。暖过的米酒有些微酸,喝到胃里却越发妥帖,不一会儿,暖融融的热意便流到全身。


 


“瓜娃子,巴适得很。”明楼顺势倒在明诚身上,学着执行导演说话。


 


“明楼!”大家收拾东西准备回去,远远有人喊他。明诚也怕地上太凉,让他起来。明楼却抓着他的手使劲一扯,两人双双滚进了草堆。他扯着喉咙喊了一句,“我带阿诚去捉萤火虫,你们先回吧!”


 


远远有人笑骂着走远,随着最后的手电筒光被树遮住,明楼叹着,“可算安静了。”


 


“得了吧,就你最闹腾。”明诚丝毫不给面子。光知道明楼是个认真的主,还不知道他酷爱找茬。这次看他在剧组,跟编剧抠字眼,跟摄影抠画面,跟导演抠表演,跟他的对手们逮着什么抠什么,反正拍摄的时候千万别出问题,出了问题能被这爷骂死。


 


“怎么。谁还不高兴了?”自从演上这个角色,明楼就跟换了个人似的,一天到晚不叼根草就跟不会说话了似的。此时他心不在焉的翘着二郎腿躺地上,一支狗尾巴草被他咬得一抖一抖的。


 


“你这样,容易得罪人。”明诚语重心长,心里想着明镜董事长的重托。


 


“嗤,那他们怎么不怕得罪我啊。”明楼不屑一顾,没有一点自觉。


 


其实明诚是很不喜欢明楼这种态度的,丫要不是有钱有背景,早被弄死了。还一天到晚找茬摆谱。可又不能直接跟金主这么说,只好气闷闷的,“差不多就得了。”


 


===============TBC==============



评论

热度(158)

  1. 耀眼与遥远苏垚垚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