耀眼与遥远

【楼诚】Pheromone信息素(现代AU 含北平 ABO)第七章

简装书走肾版:

明楼/明诚




第七章


 


明特助和明家小少爷只是去了趟特等高级技术科学研究室。


人还没回来,明氏集团内部就开始炸锅。


明楼不免庆幸将科研室的资料看完才开始处理当天事务,得到消息的明镜风风火火冲进首席执行官办公室。


“明台这个孩子是怎么回事!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啊!”


明家大姐恨铁不成钢的骂,“阿诚哪里不好了呀,又聪明又懂事又老实,和明台又能玩到一块,虽然年长几岁,但是年纪大点知道疼人,你说说,科研室那个小姑娘又是哪里冒出来的呀!”


阿诚确实聪明,也懂事,老实就未必了。


“大姐,您别生气,也许明台和阿诚一开始就是关系特别好的朋友,是我们误会了……”


“什么误会!你又不是没看到明台多听阿诚的话,让干什么就干什么,你自己说,你这个做大哥的让他往东,他会不会往西?”


“他大概会往南。”


明楼笑着安抚,“大姐啊,您这是希望明台找到合意的伴侣,还是希望找个能治住明台的管家,既然今天明台在科研室对女孩子公开示爱,要追求人家,那必然是明台真心喜欢的人,顺其自然吧。”


发了顿脾气,明镜心绪稍平,也知道自己在弟弟的感情上无法插手,不由得长叹,“这孩子我是管不了了,但是阿诚,唉,你给他涨薪水!”


以手扶额,明楼苦笑,“平白无故加薪别人会说他闲话,万一公司里谣传阿诚被明台始乱终弃,对他们俩都不好。”


“那你负责安慰他,就这样,我走了,阿诚交给你,记得好好安慰他。”


明镜如来时那样迅猛刮出明楼的办公室。


好好安慰……


明楼直接拿起手机预定酒店房间。


临近下班时间,阿诚独自回到公司,无视所有注目和窃窃私语,明台和于曼丽的戏份已经开场,轮到他了。


先去助理办公室检查其他助理的工作进度,回复最紧急的邮件,随后阿诚去敲明楼办公室的门。


“先生,按照您的要求我在下班前回来,有什么吩咐?”


阿诚进去直接走到明楼办公桌前面。


从电脑屏幕前抬头,眯眼仔细查看阿诚的细微表情,明楼在内心深处松口气,如果阿诚表现出一点点伤心难过,他都不知道如何应对,而且想到这种可能性,明楼莫名其妙开始不舒服。


抽出相当分量的档案盒砸到阿诚眼前,明楼的注意力回到电脑屏幕,“销毁掉。”


可真是个少爷!


阿诚撅嘴,不情不愿拿起档案盒去明楼办公室角落里的碎纸机,掀开盒盖,眼睛倏忽瞪圆,肩膀绷紧。


明氏集团控股的特等高级技术科学研究室内部资料。


忍住回头去看明楼的冲动,阿诚启动碎纸机,迅速浏览文件,抽取不重要的扔进去绞碎,将几份他一直想弄到手又没机会的资料码齐,侧身挡住明楼视线贴着衬衫塞进西裤腰部,马甲抚平遮挡,继续翻找,丢进机器的纸张接连碎成刨花。


机器不算特别响的轰鸣盖过明楼的脚步声。


惊觉有人靠近时,明楼双手越过阿诚身体两侧抵住碎纸机边缘,生生将他困在怀里。


“明特助找到有趣的东西了吗?”


明楼气音在他耳畔低语。


几秒钟的慌乱后阿诚重新镇定下来,甚至朝后贴近明楼,轻松舒适的枕着上司肩膀,“先生这是什么意思?”


抬手覆盖明楼手背,指尖挑逗的摩挲,“阿诚可听不懂。”


仰头忽闪睫毛,阿诚一副虚心求教的神色,呼吸打在明楼侧颈。


低低轻笑,明楼抬高右手松松放在阿诚喉咙,感受他精巧的喉结在掌心里滚动,“明台是自己想去科研室,还是你施加影响力让他去的?不用回答,我想知道的,是你对科研室的哪部分感兴趣,搜身就能发现你藏着的是什么。”


手掌下滑到领带,阿诚迅速攥住明楼手腕,很小心的没使用擒拿法。


“先生应该最清楚,我是个Omega,小少爷是个Alpha,明氏集团注资的科研室就是研究我们的机构,会好奇,有哪里奇怪吗?”


阿诚精确调整头部角度,鼻尖沿着明楼颈动脉磨蹭,和冷静自持的外表不同,明楼脉动加快。


很好。


“何况,先生又怎么知道,我不是只对Alpha多次成结感兴趣呢?”


他大胆放开明楼手腕,反手勾住明楼领带一点点拉松。


明楼眸色转深,阿诚微凉的手指在他身上撩拨点火,不可控制的想到热水滑过后背的触感,蒸腾的白茫茫水雾,缠在腰间的长腿,耳边湿热急促的喘息,带给他极致快乐的柔嫩内腔。


明楼神智短暂的涣散,阿诚没浪费这个机会。


敏捷的转身擒住明楼嘴唇,发狠吸允明楼还没反应过来的舌头,阿诚推着他后退,碎纸机还在嗡嗡作响,皮鞋踩在地毯声音很轻。


还有几步路。


阿诚计算着距离,双手一刻不停的解开明楼衬衫和马甲,指尖带着火花探进敞开的领口,明楼在他嘴里含糊说着这里不行,小腿踢到沙发,失去平衡跌坐进会客沙发,阿诚顺势把他更深的按进去,跨坐在腿上。


明楼可以表现得波澜不惊,身体却诚实得很。


故意呻吟的大声放荡,阿诚咬在明楼颈窝,手指拽开西裤皮带。


“公司不行,停下……我定了酒店……”


喘息粗重,明楼双手按揉阿诚挺翘臀部,被咬的疼痛引爆体内的征服欲,他需要把这个胆大包天的Omega牢牢钉死在身上。


圈住明楼要害,阿诚抬头在他耳畔低沉的轻笑,“轮到我赢。”


清冽的Omega信息素狂风暴雨般席卷明楼每寸感官。


他那比普通Alpha更敏锐的信息素犁鼻器刹那被阿诚的气息吞没,身体失去控制,后颈撞到沙发靠背,双手软绵绵从阿诚身体两侧滑落。


他难以置信的瞪视自己的特别助理。


自尊心犹如碎纸机里的刨花。


阿诚坐在他大腿上。


笑得正欢。


 


 


——未完待续——


 


 


碎碎念,孟韦在后文会交待他的问题,楼主有事,晚上回留言。


 



评论

热度(756)

  1. 耀眼与遥远简装书走肾版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