耀眼与遥远

【东凯】恋爱战争13

汇丰银行231:

rps勿扰真人。



我想有个人,大大方方牵我的手和我虚度光阴,我想那个人是你。


王凯拢着手臂趴在冰冷的玻璃面桌子上,他把脸整个埋进手臂里,只露出眼睛看着靳东,酒精熏得微红的眸在昏暗的光线里显得有点可怜,他说:"东哥,聊聊好吗?"
靳东一笑往前倾身:"好啊,聊什么?有心事?"
王凯很局促,他借着酒劲开了这个万难的场,接下来他不能允许自己无疾而终,他必须说出来,头好晕,呼吸全是滚热的辛辣,身体上的不适,让情绪也自暴自弃,他挑着眼看着靳东:"我好玩吗?"
靳东愣住了,他不知道是什么意思,醉话吗?还是没听明白,但是青年一向吐字清晰就算是喝了酒,他问:"你说什么?"
王凯摇晃着抬起头:"东哥,我有的方面很笨的,虽然我那么那么想,但还是看不懂也听不懂你,你那些暧昧的行为到底是因为你对我另眼相看,还是因为那会让我看上去很有趣。"他歪了歪头,似乎在寻找词语:"我很想靠近你,但是我真的很难过,很累,我不想再这么难过。"他声音越来越低,说完这些话,像是用完全部的力气,他趴在桌面上,低低长长地呼吸着,大概是睡着了。
靳东被这一顿突如其来,打得整个人都迷茫了,他只能抓到关键的词语-这个青年因为他变的很难过,他慌乱起来,带着有些懊恼的迷惑,他说不出话。他觉得大约自己是真的没有恋爱天分,过往的几十年,意趣相投的朋友不少,但从来没尝过如此陌生又难以自抑的动心,从来没有一个人在他这里得到过如这般的特别对待,他一再为这个青年颠覆着守了许久的原则,明明是板上钉钉的不合拍,却全身心都不愿干脆放开。结果呢,竟然是这么叫人心疼又心焦,而他的笃定与自信也一再地被击溃。
他以为一切的欲说还休都只是调节关系的趣味,没成想对王凯居然是如此大的折磨,他看着青年抛下核弹就此睡去的模样,无力地闭了闭眼,他们果然是这般地不同,像是错乱了频率的电台,从噪声中断章取义着彼此的讯号,差错地一塌糊涂。
靳东苦笑起来,他想起某日午后王凯泡的那壶提神苦丁,问他:"敢喝吗?"
他回道:"你敢泡我就敢喝。"那茶是真苦啊,苦到心里去了,但又甘香叫人沉醉,也把手心熨得温热,再苦也舍不得放下。
他伸手隔着空气去抚摸王凯不算柔软的头发,明明过了而立,青年却奇异地保有了最大程度的纯真,像刚玉立的绿叶,沾了晨光里的露水,翠生生地干净,靳东想,大约自己就是这样被迷住了,像只无言的蜗牛向可爱的绿叶伸出了柔软的触角,但蜗牛天生是哑巴,他的沉默与触角上的粘软矛盾着,叶子是不会懂的,因为叶子啊,始终是长在阳光雨露底下的,叶子的需求直率又敏感,他不懂这晦涩,也不会认可。
靳东想,该怎么办呢?蜗牛只有重重的壳,他没法如蝴蝶般华丽地亲近。他也无法默默地路过这片新绿的可爱的叶子。



王先生,满意吗?优雅吗?掀完就睡愉快吗? 


王先生:并不。

评论

热度(504)

  1. 耀眼与遥远汇丰银行231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