耀眼与遥远

【谭赵】明暗关系 3

somnium:

姆们老谭不是欧欧西,只是发扬了地域特色(x




~~~~






赵启平,小赵医生,六院一枝花。全优入院、技术过硬也就罢了,还正脸俊逸、回眸风流的,这让正常人类怎么抵御得了。


记个病例小大夫们排队打下手,查个房隔壁病患都来串门围观。这些个糖衣炮弹啊,小赵医生事后反思,危险得狠,让他对办公环境丧失了应有的警惕。


要不能一扭身儿就被亲师兄凌大院长卖了吗?




小赵医生不高兴。甭管私下如何作风,上班时间他可是个严谨认真的好大夫。平时连个塞都坚持原则轻易不给人加的,这回底线被凌远一把扯到膝盖以下了。




小赵医生掏出手机给师兄发了条微信,别的也没有,单是一个问号“?”


一刻钟后收到一个句点“。”


行了,明白了。既然不得不为之,小赵医生为就是了,只是要把账记好,算在凌院长头上。 




是日赵启平休假。朋友在凤凰岭做的设计师民宿动土,他应邀去捧个场,顺便把新欢suzuki v-strom拉出来遛遛。


折腾了小半下午,这场只有半打人见证的奠基仪式差不多搞掂。赵启平斜倚在机车皮座上,正夹着根烟跟小地主最后聊两句,裤兜里的电话贴着大腿一阵紧一阵地震动起来。


“盒盒盒盒盒盒……你等一下,”赵启平擎起拿烟那侧胳膊叫个暂停,斜起另半边身子透出点空隙把手机掏出来。


凌远塞过来的大后门脚崴了。悄无声息了个把月,赵启平险些把他忘了。




外甥把电话搁下,“大……大夫说只看图片没法判断。他离得不远,一会儿过来给看一下。”


谭宗明呲牙对外甥一笑,“放心了吧?”


十分隐蔽的嘲讽果真被外甥解读成了亲切。不但亲切,都有点亲昵了。


这多出一寸的热乎劲儿让外甥些微有些摸不着头脑,咧嘴乐了一下就只会直眉瞪眼地立着。谭宗明瞧着有点心软,冲外甥招招手,示意他来身边坐下。




俩人就这么一起坐在草地外侧的木头路牙子上。谭宗明的脚腕没停下,胀着疼,一下好一下坏的,折腾得他发了层薄汗,让小风儿一吹还挺冷。他扭头瞥了眼电子钟,再五分钟不来,他就不陪着玩儿了。




赵启平到了地方说要找人,值班经理看是找谭总的就亲自引着过来,叽叽咕咕说话。这才看明白光景,可不得了了,立马甩着肚子扑上去,“哎哟谭总!您怎么了这是,怎么也不言语一声儿!哎哟!您吹了多久的风啊!都凉透了!”




眼见着经理整个糊过来,谭宗明抬起胳膊左支右绌,心说今天这一个个的真不让人省心。好不容易嗳嗳应着把经理也拉着坐下,“唉就我崴脚了”,这才抬起头。




对面乌漆漆黑亮亮一双漂亮眼睛,正玩味地看着他。




我了个大去。




怎么是他?!




这么标致的人物也不是天天见,纵然穿着打扮相差甚远,谭宗明还是立刻把赵大夫和外文书店的高个男孩对在了一起。


谭宗明只消一瞬就把瞳仁里泄露的惊诧敛尽,神色如常。眼角一抬,轻轻笑了。慢说了两字,“缘分”。


又拿手指指脚腕,挺客气地添了一句,“麻烦您”。




场面颇有些喜感。三个人排排坐,六只眼睛齐齐望过来,中间那个还鼓着一只脚。竟然是他。


外文书店那天尴尬是有,气恼却没多大。本来勾勾搭搭就是递出根枝条让对方攀上。枝条不重要,关键是攀上。那姑娘,叫什么来着,拿起的是盘国产德沃夏克曲目精选。挑精选买全集的,该不是什么行家里手。捡些合适的聊骚一下,效果最佳。


懂行的人看不过眼,他能理解。更何况这行家高鼻深目,风衣敞着怀腰扣垂在身侧,有种不羁的帅法。


然而看破还要说破,老牌帅哥仍是个大号儿童。今天发现大号儿童竟然还是呼风唤雨的VIP病人,这就更有趣了。


他落落大方的,自己也不用避讳。




医生抱着手臂,勾起嘴唇笑了,“缘分可不敢当”。


谭宗明一晃神儿。双瞳剪水,真特么贴切。


再次见面,医生一件黑色软皮机车夹克挂在平直肩膀上,半高的马丁靴裹着脚踝和一小段笔直的小腿。利落得很。


谭宗明心里拿面镜子照了下自个儿。Polo衫,白短裤,头发汗津津耷拉在脑门上,身旁还一边儿陪坐着一个棒槌。谭总真棒嘿!




医生站在原地没动。有那么一刻谭宗明担心他会转身走了。


所幸没有。小赵大夫跨着两条长腿走上来,拿眼看了下谭宗明左右,经理和外甥赶紧腾出空,让他蹲在病人身旁。




医生皮衣领子里露出来一截细白的后颈,扎在谭宗明眼里,凑近身还有些风尘和烟草的混合味道。


小指抬着半寸,当间的三根匀称好看的指头轻轻搭在红肿患处。滑软地,轻柔地,贴住皮肤按了按,烙下一层疼丝丝的暖。


小医生看着瘦,指肚子挺饱满呵…… 谭宗明眼神黏在那双手上,把触感琢磨了个来来回回。




医生放下谭宗明的脚站起来。“哎”,谭宗明唤了一声。


“怎么?现在才开始疼?”他垂下头来,又是那副似笑非笑的眼光。


他妈的,再这么看犯规,谭宗明想。


“应该没什么大问题。但谨慎起见,还是去医院拍个片子吧。”




谭宗明是不打算收外甥进门了。瞅他这胆色,给三百万,他真能在姥姥家门口的渤海银行开个定期账户存进去。债券产品赚得少,还有个略高于融资成本的carry能拿,这哥们自己就是个融资底线啊。


定了主意就少瓜葛。外甥刚提出自己家的房车已经在路上,谭宗明就按住他肩膀说咱们不耽误贵府房车了,我跟赵大夫走。说罢抬头看医生,笑着扬一扬下巴,“是吧?”




明明和自己有龃龉,还神态自若地提要求,这人脸真够大的。


不就是要配合吗?行。凌院长虱子多了不咬,债多了不愁,再添一笔就是了。




谭宗明就着经理的肩膀,挪到场外。赵启平站在一辆紧致流畅的探险摩托旁边招呼他,车脖子上还勾着抹性感的暗红钢琴漆,“走吧谭总?”


不是吧…… 谭宗明蹭过去,歪头斜眼地向他耳朵吹气儿,“小赵大夫,您这样好么?”


赵启平乐了,“怎么不好?是你要跟我走,也没问我怎么来的。”




把备用头盔塞进谭宗明手里,赵启平撩开长腿跨上了车。谭宗明唉唉嚷着赶忙也把自己折腾上去,伸手问经理要了工作西装紧巴巴套上,袖子短,手臂还露出一段儿。顾不上这么多了。


“右脚虚着踩啊,别使劲儿。”赵启平猛踩油门,车子嗡地向前扑出去。谭宗明跟着猛地向后一晃,条件反射狠搂住小医生的腰腹把自己拽回来。


“唉,前面也虚着搂,别那么使劲儿。”


谭宗明隔着头盔都能想象他调笑的眼神儿。艹。







评论

热度(326)

  1. 耀眼与遥远somnium 转载了此文字